疯狂地砍掉产品线,引得一片质疑,时间给了他们有力的回馈

  • 我要分享:

方洪波是村子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人,那一年他16岁。他成为华东师范大学年龄最小的学生。那是80年代。一个开放的躁动的启蒙的时代,人们对未来抱有太多美好期望。

义无反顾。方洪波如此讲述自己的选择。很多年后,在华东师范大学的一届毕业典礼上,方洪波说,自己这一代人或许生在过去200年中一个最好的时代。

每个月出一期美的内刊,这是方洪波的工作

他开始写稿,他的名字挂着“本报通讯员方洪波”,出现在广东和外省的报纸杂志上。他写的一篇《美的舰长何享健》登上了南方日报的头版头条,编辑部还配发了评论。何享健看到了这个名字。这是1993年的春天。

他疯狂地砍掉产品线,引得一片质疑,时间给了他们有力的回馈1.jpg

何享健对这个年轻人是否产生了某种兴趣和好奇?答案是肯定的。1994年,何享健第一次带方洪波出差,去深圳看市场。一年后,每次出差他都带着这个年轻人。

1942年出生的何享健比方洪波大25岁。从1968年创业到1993年,他将美的从一个做塑料瓶盖的作坊式村办工厂,打造成了一家上市的空调企业,这是家电行业第一家。

方洪波迎来的第一个考试,是做了广告科长。何享健也许只是想试一把。在南京金陵饭店的饭桌上,何享健用广东话跟方洪波说,你回去接广告科。他看似随意,方洪波几乎误解了老板的意思,猜测他是说要让自己去找找广告科,何享健又跟他说了一遍。这次方洪波听懂了。

这样的场景在此后数年中多次重复。每一次何享健不经意地跟他说,你去接一下某某部门,或者你去做某某经理。方洪波的选择几乎都是不谈条件地走马上任。广告科经理任上,美的首次引入了代言人,巩俐。

那时候巩俐主演的《红高粱》已经上映。代言合同签了没多久,《红高粱》在柏林影展上拿了金熊奖。方洪波和美的打响了这一炮。

方洪波变成了一个千亿级企业的领导者。他的面容和20年前相比变化不大,一眼就可以从老照片中认出他来。他保持了瘦削的身形,只是短发间隙开始露出白发,在照片中大部分时候他不苟言笑。他的脸上棱角分明,这倒很像他的性格。何享健不止一次对方洪波说,你这个人太理性,水至清则无鱼,方洪波自己则说,他不懂得变通,尤其是在处理一些跟利益相关问题的时候。这也让他得罪了不少人——但那是原则问题。

他疯狂地砍掉产品线,引得一片质疑,时间给了他们有力的回馈2.jpg

美的开始疯狂地砍产品线,与主营业务不相关的资产全部卖掉了,即使是主营业务里面的,2000多个型号一下子砍掉了三分之二还多。美的一下子还掉7000多亩地。方洪波还硬性规定,此后不得新设一间厂房,新建一条生产线。

媒体唱衰之声不绝于耳。裁员更是不可避免被骂。乐观的同行相信自己的机会来了,地方政府更是难以理解,美的到底在做什么?方洪波说,真的是壮士断臂啊。

在坚决的调整之后,时间给了美的有力的回馈。2015年,美的一举扭转颓势。这一年,美的营收达到1200多亿元,基本上回到了2011年的水平,但是净利润是2011年的三倍。这家传统的制造业公司类似凤凰涅槃的转型,第一次丰收了果实。

他疯狂地砍掉产品线,引得一片质疑,时间给了他们有力的回馈3.jpg

2018年9月末,方洪波再次被选举为美的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公司在科技方面的投入达到了100亿元。

在方洪波的表达中很少有波澜,即使说到自己最困难的时候,他始终保持着平和。方洪波喜欢阅读,他偏爱历史。他记得住经济观察报写历史专栏的两个作家——一位写个人历史;另一位纵横捭阖,写更久远的中国古代史。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局限,这是毫无疑问的。不过方洪波相信,无论是互联网还是移动互联网,作为企业家的核心要素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就是不断地去尝试,不断地去创新,不断地去冒险,不断地自我颠覆,永远地站在时代的前沿。

“重要的,是用什么样的方法、形式和治理机制把这些东西激发出来,让它能够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

相关推荐

0条评论

还可输入140个汉字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