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泥瓦匠到上市公司CEO,有赞白鸦的18年蜕变与挑战

  • 我要分享:

1月26日,美团创始人王兴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分享了亚里士多德眼中的悲剧:

A tragedy is the story of a good man with a flaw that comes to an unjustified bad end.

翻译过来就是:所谓悲剧就是一个好人因为犯了一个错误,最终获得了一个不公正的坏结局。

王兴说这话的第二天,有赞CEO白鸦在年会上的演讲就引发了各种质疑,尤其是他们的高管在年会上宣布996工作制的消息,引起了外界的一片质疑。批评他压榨员工的,举报他违反《劳动法》的,还有说他战略上犯了冒进的错,结果让员工背锅的……

质疑声连连,让白鸦顿时有点悲剧色彩了。

但细细回顾他过去的成长经历,其实这位CEO的过去还是比较励志的。

他比罗永浩的学历强点,但也有限

锤子科技的创始人罗永浩是高中辍学,后来做手机还被总傅盛调侃说“你看一个英语老师都能把手机做出来”,相信傅盛是绝对不敢用同样的口气调侃武汉大学学霸雷军的。

而今天的主人公白鸦,原名朱宁,他比罗永浩的学历稍微强一些,但也有限,白鸦读过中专,是电大毕业。人生最艰难时,还曾经摆过地摊,做过泥瓦工。

要说泥瓦工出身的大佬,那可海了去了,比如碧桂园的创始人杨国强就曾做过泥瓦匠,还有另外一位地产大亨星河控股的黄楚龙,最早在深圳当深漂时也曾经做过泥瓦工。

不过白鸦与他们不同的是,他赶上了一个技术更先进的时代,2000年,18岁的白鸦接触到了互联网,从此“一见钟情,深恋其中”(白鸦语)。

尽管他的学历不高,但学习能力还是很强的,因为对于互联网的喜爱,他曾经在2003年和2004年两度进京当北漂,2003年去之前他还曾和女友大吵一架分了手,并撕掉了自己所有的存折,决绝而去。

到了北京,好在他是美术学专业出身,还学过油画和舞美,对于设计的美感还是有把握的。因此顺理成章的给互联网公司做了不少设计。

早期的互联网公司,对于员工的学历要求卡的并不那么严格,2006年在互联网圈里积攒了一些设计经验的白鸦顺利的跳槽到了百度用户体验部,参与了百度大搜索、社区、竞价、即时通讯、联盟等产品的设计。

那时候整个IT行业正在从软件为主导切换到以互联网为主导,因此“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就显得格外时髦和流行了。白鸦也通过自己的个人博客发表观点,在产品设计、用户体验等领域在同行业间有了一定的影响力。

2008年白鸦的人生再次迎来转折,他加盟了支付宝并担任了首席产品设计师,从此也成为了阿里的一份子。

他在阿里供职了3年时间, 据说这3年里,他每天工作10个小时以上,几乎没休假。他对产品的熟悉程度,甚至到了当领导打电话来问产品Bug,他就能准确预知弹出的文字是什么,会有怎样的结果。

另外,这份工作给他带来的不仅是对支付产品的熟悉,更是从商业角度去看产品设计的生命周期。

在支付宝换了五六个岗位,带过三四个团队后,白鸦终于要选择自己创业高飞了……

在这11年的蜕变中,从一个泥瓦匠到一个互联网公司高管,再到创业公司创始人,白鸦几乎以每两三年的跳跃进度跃升着。

白鸦三次创业踩过的坑

2011年,白鸦选择与阿里的第75号员工钱志龙一起合伙创业,方向是电商导购,项目名字就叫“逛”,但当时同类产品美丽说已经运营了两年时间,蘑菇街团队也比“逛”这个项目先出现八九个月。

白鸦创业起跑就踩进了一个坑里。

这个产品2012年初上线,到2013年10月份,团队已经开始裁员了,从60人直接缩减到30人。

2013年底白鸦曾经反思过这个项目失败的原因,他说除了进入比较晚之外,还曾经在早期拒绝过900万美元的融资,但当产品上线后发展不顺时,想融资也晚了。另外因为创始人都来自百度、阿里、雅虎等巨头公司,看的都很长远,却没有看清楚脚下。

当时他们三位合伙人都是产品、技术出身,没有懂营销、运营的高手,因此最后项目失败了。

这个项目光是域名的购买就花了150万元,但可惜没做起来。

而后白鸦甚至还曾经与口碑创始人李治国一起做一个“月子中心”的项目,但到最后一刻白鸦还是犹豫了。他最后做了“口袋通”,一个基于微信的CRM(客户管理)产品,李治国没有勉强他,还做了他的天使投资人。

2013年,口袋通刚刚有起色,就遇到了淘宝和微信两大生态的第一次割裂,淘宝限制了 在微信内任何淘宝链接的跳转。 原本口袋通的员工都认为业务都没法做了,公司肯定要黄了,而白鸦却从中嗅到了商机, 他对李治国说:要融更多的钱才能干这件事。

白鸦看准了淘宝与微信的割裂,就是自己切入交易的一个绝佳契机。

2014年,拿到了经纬中国的600万投资,白鸦的项目从CRM做到移动商城,名字也从口袋通改成了有赞,同年6月,白鸦的B轮融资又遇到了高瓴资本的张磊,张磊对有赞的判断非常准确,他说,你们不一定做电商平台,可以做一个SAAS服务平台,至今有赞依然是这样的定位。

2015年资本寒冬来临,白鸦的C轮融资被投资机构放鸽子,是的,白鸦也被坑过,后果是公司账上只有维持半年的钱,白鸦曾痛苦的对团队的人说:

兄弟们,我们他妈被投资人耍了,你们撑不住的该撤就撤。

结果没有人选择离开。于是白鸦带头拿出100万美元来,再由内部员工和老股东们一起融资,还有两位朋友听到消息后,主动从外部送钱来投资,他们是普华集团董事长曹国熊和快的CEO吕传伟, 最终成功渡过了那次难关。

之后白鸦曾经带队去了一趟陕西太白山徒步,那意味倒有点像是红军的两万五千里长征,留下来的都是精英。

经纬中国的创始人张颖曾经说过,自己记恩更记仇,但白鸦作为经纬系CEO,后来并没有公开吐槽过那个放他鸽子的投资机构。他在处理恩怨方面,保持了罕见的克制。

2018年4月,有赞成功借壳上市,白鸦也终于成了一名上市公司CEO。

总结他过去这18年的经历,从2000年到2011年,是白鸦在职场上实现了个人技能的锻炼与成长;从2012年到2018年,则是白鸦在商业竞争中接受洗礼,转变为管理者的过程。

2019年的白鸦又遇到坎儿了

如今白鸦又遇到了一个坎儿, 尽管他操盘的公司在2018年4月成功借壳上市,但团队在短短1年时间里从995人,暴涨到了2184人。随之而来的也有一些问题,公司价值观如何保持,人员冗余该如何处理等等。

白鸦在年会上分享的PPT

2017年8月,白鸦在接受腾讯科技专访时曾说,公司90%的成本是人才,而有赞不缺钱,急缺的就是人。而公司员工人数的暴涨也是发生在那次访谈之后的一年里。

作为CEO, 白鸦 确实应该为自己的乐观和既定的战略负责。

2018年5月《中国经营报》曾经专访过白鸦,说他做生意的逻辑是:

首先要知道球道在哪里,然后不要打偏,一杆挥出之后能开多远就开多远。

现在当经济环境变得冷峻,也是白鸦需要收球的时候了,尤其是要赶在开出去的球还没有落到水里之前。

据说白鸦非常欣赏拼多多的黄峥,他认为黄峥和自己一样都是“从底层思考的人,一样从不解释的人,一样埋头做自己事情的人”。

但2018年春节前,白鸦却一反常态,在原本供员工庆祝与放松的年会上,大谈公司价值观,解释管理的逻辑,宣布公司未来实行996工作制。

这种不合时宜,或许是白鸦想尽快扭转某种势头的表现,他想用严苛的价值观和工作制度尽快的筛选出自己想要的人。就像曾经他带领团队去徒步爬山锻炼意志那样。

在白鸦最喜欢的一本书《清教徒的礼物》中,带领大批清教徒从伦敦成功移民美国的领头人约翰·温斯洛普曾说:

为了避免沉船,供养后代,在这个工作中,我们必须团结的像一个人,我们必须自己少抽一支烟,让别人多吃一口饭,我们必须同甘共苦,同舟共济。

这不就是白鸦如今内心的真实写照吗?

只是不知道在有赞年会时,台下究竟有多少人听懂了他那段长篇大论。

或许从有人对996工作制的举报行为来看,白鸦的那场演讲多少有点曲高和寡,甚至是适得其反。

创业没有终局,一切皆为序曲。2019年还会有更多的挑战在等待白鸦去克服。

相关推荐

0条评论

还可输入140个汉字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