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威、李国庆、徐小平,北大文青的商业迷途

  • 我要分享:

高晓松曾在一档综艺节目中说,北大的男生练习吉他,没有清华男生刻苦,因为北大的女生足够多。

清华毕业的歌手和音乐人确实比较多,除了高晓松,还有李健、水木年华和宋柯。

按照高晓松这么讲,以文科见长的北大,难道在文艺这方面,输给对门以理科见长的清华?

其实,北大有许多文艺青年,在校园也曾是传奇人物,只是毕业之后大多都经了商。

今天就聊一聊经了商的北大老中青三代文艺青年,徐小平、李国庆和戴威。

先从最小的戴威说起。

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

也不停留。

大家可能都听过赵雷的成名作《成都》,但很少有人知道,他代言过ofo。因为民谣歌手的流量,很容易被同为代言人的鹿晗,和他迷妹的声量掩盖。

而ofo选择赵雷当代言人,莫不是因为他身上的文艺气质,以吸引校园里那些文艺青年把骑共享单车作为一种时尚?

这只能说是诱因之一。当时选择赵雷做代言人,可能与创始人戴威身上的文青气质有很大关系。

很多人都只知道,小黄车又名ofo,但并不知道它的中文名叫东峡大通,这才是在工商局注册具备法律效力的名称。

东峡大通是戴威支教的地名组合,青海省大通县东峡镇。戴威取名的方法,读起来像外国人的名字,但修辞手法像倒装。

2013年本科毕业之后,戴威去青海省大通县东峡镇支教,支教是流淌在文艺青年骨子里的热血和梦想,没支教过的人,感觉不配自称是文青。

东峡镇偏远,距离大通县县城有一段崎岖的山路。帮助戴威跨越这段山路的,是一辆山地自行车。

每个周末在小镇和县城之间的骑行往返,让戴威领略了青海的美,他感叹:

我觉得骑行是一种最好的了解世界的方式。

支教让戴威明白的,还有青海的夜究竟有多冷。零下二十度,穿六双袜子,半夜把我们的文艺青年都冻醒了。戴威才明白要想改变世界,还是得经商。在教职工宿舍里想到ofo,因为这三个英文字母的排列组合,看起来就像一辆单车。

2014年支教结束,戴威回到北大读研,还是从自行车起步,要做的项目是骑游,后来把师兄的100万花的还剩400块时,才发现骑游是伪需求。

戴威后来对此事做总结说:

创业一定要解决真需求,不要做伪需求。

100万买的教训真值,就是贵了点。之后又做共享单车,以共享经济+智能硬件为切口,他们的口号是: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问题。

最开始,是在北大校园内号召同学们把自己的自行车共享出来,贴上ofo的车牌,就算开始了。

戴威做过北大的学生会主席,他来当发起人,有号召力。不过想引爆燕园,还是需要裂变式的传播。说简单点,就是需要更多人一起加入单车共享计划。

熬了两个通宵,戴威和同学写了一篇文章《这2000名北大人要干一票大的!》。

内容和当时最流行的公号调性一样。但其中有一张配图还是很醒目,

他们之所以敢这么宣传,是因为ofo创始团队的5位联合创始人都是党员,有3人在大学阶段入党,两人在高中阶段入党。而且戴威在创业之初就在ofo里成立了党小组,2016年底成立党支部,2017年7月1日成立党委,创始团队5人全部当选公司党委委员,戴威还当选了ofo党委书记,这些都是后话了。

关键是那篇文章结尾够煽情:

一百多年来,

有很多北大人改变了北大,也改变了世界。

这一次,该轮到你了!

而让ofo 真正在商界立足的一件事,是曾在复旦大学获得世界经济学硕士学位的一位投资人——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投了1000万。

之后,国内就刮起了共享单车风。摩拜、哈罗、小蓝单车,共享单车还一度被列为新四大发明。(高铁、扫码支付、共享单车和网购)

但就像丁磊说的,有些风是妖风。

一度被资本热捧的共享单车,到现在还没找到盈利的正确打开方式。

摩拜卖身美团后,算是有了最终的归属,但创始人胡玮炜频频被曝出局;哈罗皈依蚂蚁金服后,虽然不缺钱了,但变成了支付入口;戴威不愿出让控制权,先后拒绝了滴滴和蚂蚁金服后,正在拼了命的寻找盈利模式,希望熬过这个寒冬。

去年底ofo开年会,戴威的话里还藏着的文青的倔强。

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

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他自狠来他自恶,我自一口真气足。

但到了今年冬天11月,ofo在开战略会议时,戴威却高喊着:

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仍需坚守信念,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

语调就比去年凄凉多了。

2017年6月曾经有记者问戴威:“你更在意事情本身能不能成功,而不是谁把它做成功?”

戴威回答:“不。我把这件事情做成,比什么都重要。”

ofo一位前员工曾说过这样一句话:“程维可以当老大,戴威为什么就不可以?”

看来文青有些事还是很介意的,包括谁当老大这件事。

戴威是北大九零后文青代表,但与早他多届的北大师兄相比,后者可以拍着胸脯说对文艺青年们说:在座的都是垃圾。

师兄姓李,10月1日出生,取名国庆。

高考时,李国庆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大社会学系,和戴威一样,都是学生会领导,差别就是,李国庆的学生会主席title前加了个副字。

李国庆做学生会副主席时,当时的校长丁石孙说:

李国庆是很闹,但都是正统地闹。

当时历史系的一个学生,被校医院给治死了。学生会调查后发现是医疗事故,就光明正大的写在了告示栏里,让校医院的处境变得挺难堪。

真正让他名镇燕园的一件事,和摇滚界的OG( 老炮 )崔健相关。

1987年,邀请崔健去北大开演唱会,但当时崔健的演出受到限制,学生会看完歌词,审批没通过。

李国庆就和同学一起创办了北大学生首届艺术节,以艺术节的名义邀请崔健去北大唱歌。

负责艺术节的顾问看到演出名单上有崔健,就批评李国庆:

你干嘛把崔健请来。

李国庆说:《一无所有》受大家欢迎啊!

顾问就反驳:你们还一无所有,你们都是骄子。

但李国庆硬是把音乐节办成了,崔健也在燕园唱了《一无所有》,之后整个燕园都飘着:

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

虽然是在象牙塔,但做事风格像江湖儿女。

而32岁那年去美国出差,遇到俞渝,干柴烈火。

两人共同创立当当,李国庆担任CEO,俞渝担任董事长,一个主内,一个主外,两个人共同占有当当近一半的股份,两个人的关系用张艺谋新拍的一部电影来形容——《影》,电影里真身会找一个和自己很像的人,当作替身。

究竟谁是真身,得看谁掌控公司财政大权,在中国的夫妻关系中,一般都是发了工资先给老婆……

2004年,亚马逊提出收购当当,想借机进军中国市场。李国庆俞渝夫妻俩不愿出让公司控制权。

李国庆在拒绝亚马逊的收购之后,曾说过这样一句话:

企业不到100亿美金市值不会退出。

2014年腾讯想入股当当,要求占股33%,并把好乐买当嫁妆,但李国庆没同意,只愿意给25%,也是因为李国庆俞渝不想出让公司控制权。

腾讯转身就投了京东,促成了日后的互联网格局转变,一念之间。

可见李国庆和戴威一样,都摆脱不了文青骨子里的控制欲。

今年4月份,海航科技作价75亿元,收购当当,大家都感叹,李国庆和俞渝终于不用再为“夫妻店”的经营伤脑筋了。

到了九月,海航宣布终止收购当当,令人唏嘘。

李国庆的文青特质,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他在商业有更大成就的可能。

吴晓波就曾这样评价过他:

李国庆对图书有情节,倒不如说,创业数十载,也依然磨灭不了李国庆身上的书生意气与理想主义。

戴威和李国庆都是北大文艺青年的典型代表,但是见了徐小平,都得叫声老师。

徐小平22岁才到北京上大学,比正常上大学的时间晚了三四年,徐小平解释说:

不是因为我弱智,而是因为时代。

虽然在中央音乐学院读音乐学,但徐小平认为文史哲是基础学科,而文史哲最好的在北大。

所以大学期间他为了到北大蹭课,冬天早晨六点钟起床,走二三十分钟,到民族宫坐15路车到动物园,再坐332公交到北大,通勤时间长,到北大之后,他喝口自来水就去上课,一上就是一整天。

他和俞敏洪的相识,是毕业后到北大任教。

徐小平是团委老师,因为俞敏洪喜欢写诗,找到团委想出诗集,徐小平爽快答应,两人就此发生交集。

在北大任教时,徐小平还创作过一首歌——《星期天》。根据徐小平自己的描述,这首歌当时风靡燕园。

如果用新生代听歌人的耳朵来评价这首歌,恕我直言:真难听。

后来从加拿大回国创业,也是做音乐唱片生意,徐小平自己作词作曲,封面是自己,但不是他唱。做了一年,没做成,把自己毕业后积攒的积蓄全都搭进去了。

徐小平也不用为此事太伤心,因为当时霸占国内流行音乐圈的是香港四大天王,张学友、刘德华、郭富城和黎明。

失败之后,徐小平就回了加拿大和妻子儿女一起共度时光。

而俞敏洪在国内办英语培训学校却小有成就,1995年在美国见过王强之后,去加拿大拜访徐小平,其实就是想把王强和徐小平拉回国内,一起把新东方做大。

后来,徐小平和俞敏洪、王强一起并称为新东方三驾马车。

徐小平出局后,成立真格基金,其它投资人投资大多看项目,而徐小平看人。

他用30万投资卖情趣用品的90后创业者马佳佳,只拿了一个点,当时公司内部都反对,徐小平说:

马佳佳最起码有别人对她的指责,你看你什么都没有。

其实,2012年电商营销十大利器中,除了有李国庆的嘴, 还有马佳佳的微信,也难怪。

30万对徐小平来说,就是个零花钱,不必大惊小怪。做投资,徐小平确实赚到不少钱。

但这些年,商界的人都发现他有了另外的癖好,组饭局,尤其是在币圈。

今年年初,还在真格基金被投公司的CEO微信群发消息,号召大家一起学习区块链技术,并强调“不要外传”。

现在去徐老师的微博搜索关键词“区块链”,连影子都找不到。

上个月小爆听一个创业公司CEO的分享,他说:

中国人对于商业的理解,远远超过了对人性和社会的理解。

对于北大老中青三代文艺青年,徐小平、李国庆和戴威而言,这句话好像不太适用。

ofo是商业项目,戴威掺杂了太多情怀和任性后,至今未找到盈利的正确打开方式;

当当卖书也是买卖,李国庆掺杂了太多理想主义和控制欲,错过了成为“亚洲亚马逊”的最佳时机;

真格投资原本逐利,徐小平掺杂了太多利己主义因素,每一次发声和每一场饭局,都像是自导自演的“一出好戏”。

曾经在燕园叱诧风云的文艺青年,在经商之后,竟然不约而同的把自己的事业带向了未知的迷途。

相关推荐

0条评论

还可输入140个汉字

发表